新西兰一男子超市里自拍 故意对其他顾客咳嗽被捕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这位记者还继续抨击说,杨安泽的言论其实是在进一步加强美国社会对于亚裔的刻板偏见,即亚裔就应该闷头努力工作,别抱怨太多。可结果却是亚裔被认为不能去抨击种族主义。所以,她认为亚裔真正应该做的是与杨安泽所说的相反的事情——站出来抨击种族主义。

但对原油进口加征关税会不会产生效果,还很难说。美国石油协会、美国燃料与石化制造商协会本周告诉特朗普,一些美国工厂依赖国外原油,对石油进口的关税将危及国内炼油业务。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每天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口的石油合计超过100万桶。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新冠疫情在美国持续肆虐,确诊人数已突破三十万,“拐点”也遥遥无期。有着“美国抗疫队长”之称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日前更是给出了极为悲观的预测。

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应该证明自己‘很美国’,才能避免被歧视”的言论。

福奇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面对全国》节目采访 图源:社交媒体

“如果我必须对来自外部的石油加征关税,或者如果我必须采取某种措施来保护我们成千上万的能源工人和提供这些工作的伟大公司,我将尽我所能”,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六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态称,低油价损害美国大量就业。路透社5日报道称,此前一天,特朗普在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商讨救助措施之后表示,他目前暂不考虑关税,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公平对待,这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工具”。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原油价格战”叠加疫情需求减弱因素,已经使得国际油价今年下跌了约2/3。路透社称,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并在原油市场上成为沙特、俄罗斯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等产油国的竞争对手。在沙特今年3月率先宣布大幅增加原油产量,同时为亚洲和欧美客户提供罕见油价折扣,重挫油价、冲击美国页岩油产业后,特朗普表示要斡旋沙特俄罗斯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但特朗普周五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后,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